228挂牌论坛gpcom香港
日本战犯互相揭发为自己脱罪举报他人强奸52人
发布日期:2019-10-05 21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1945年日本战败后,大批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战犯被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。除了看押战犯,管理所还有一项重要任务:勒令战犯交代侵华罪行,为教育后世留下珍贵的口述材料。

  但这些人猴精得很,哪个肯轻易就范?他们挖空心思掩盖自己的罪行,以为倘若承认罪行就是给中国政府提供杀头的“司法文件”。战犯三轮敬一在背地煽动说:“谁要是认罪呀,就等于伸出脖子自愿叫中国人杀头!”

  战犯管理所讲究人道主义,不允许打骂、体罚在押犯人,更不会像日伪机构那样丧心病狂、酷刑逼供,但通过正常的说服、教育手段又无济于事,怎么办?管理所领导心生一计:不是不认罪吗?好,那就让他们面对面自己对口供,就算他们私下达成攻守同盟,也难免百密一疏,狐狸的尾巴,早晚会露出破绽的!

  令管理所领导没想到的是,事态的发展根本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复杂,日本人对外吹嘘的“团结一心”不过是纸糊的灯笼,一捅就破。日军的长官与下属一见面,刚开口便面红耳赤,争得不亦乐乎,正应了那句中国俗语:仇人见面分外眼红!

  以原日军54旅团少将团长长岛勤为例,此人自吹自擂,妄称“我一贯廉洁奉公,从来没有做过坏事,也经常教育我的部下不准杀害和平居民,不准奸淫掠夺,遵守军纪,至少我个人,从没犯过非人道的罪行。”

  当管教人员告诉他,他的部下在“扫荡”中犯下的奸、掠、烧、杀的罪行时,长岛勤故作惊疑地说:“为什么我的大队长当年没向我报告呢?我没有向部下发出任何烧杀掠夺的命令,都是部下随便干的,我没有责任。”

  这些推卸罪责之词,他对管教人员说说就算了,但当着自己部下的面,他居然毫不害臊地大放厥词:“你们干了那么多的坏事,为什么不向我汇报?当时我犯了官僚主义错误,没发现你们偷偷干下的这些恶劣行为,没有处分你们!如今,你们竟把自己的罪行推到我身上,真是岂有此理!我一直相信你们不会做出那样的坏事,但是,我错了!你们真是一群流氓!”

  此语一出,有如巨石投沸水,将众部下顿时激怒!本来,大家碍于多年的情分,给自己的长官留点面子,哪想到此人给脸不要脸,竟倒打一耙把污水全泼到大伙身上,是可忍孰不可忍!一时,怒火中烧的长岛勤部下纷纷站起揭发,将长岛勤的罪行来个大揭盖,事实清晰、证据确凿,尽管这么揭发,也等于将自己的罪行曝光,但在这些人看来,就算说完立刻被拉出去枪毙命丧黄泉,也得拉进长岛勤这个垫背的。

  众部下列举了长岛勤部所犯下的一系列战争罪行:1942年5月到1944年10月,率54旅团在山东省莱芜县一带“扫荡”,杀害和平居民85人,强奸妇女52人,奸死8人;抢走牲畜3390头;烧毁房屋4400多间……

  部下愤慨地揭发道:“当年长岛勤就是以这些‘功绩’向上邀功请赏的,今天却要逃脱罪责,把这些罪行转嫁给我们部下,这是行不通的!”

  长岛勤的一个部下指着他的鼻子数落道:“难道只有我们这些当部下的有罪,你们这些当官的就‘一身清’吗?当年不是你下命令,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杀人放火?怎么事到临头,你倒置身事外,把我们这些执行命令的人‘扔’了出去?!”

  长岛勤被众人训得连头都不敢抬。他斜眼一瞄,看到管理所人员笔尖飞动,自己刻意隐瞒的罪行被一条条记录在案,心机枉费,霎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坐于地。

  此后,“揭发潮”在管理所内一浪高过一浪。中将师团长藤田茂,也多方推卸罪责,企图蒙混过关,但被众部下揭发得体无完肤:在侵华战争期间,他命令其部下残暴地以活人“刺杀训练”,进行所谓的“胆量训练”,杀害我被俘人员和爱国志士100余人;“扫荡”中,他下令疯狂虐杀我被俘人员90多人、群众800多人,甚至惨无人道地使用国际法严禁使用的毒瓦斯和细菌武器……

  战犯榊原秀夫,是日本关东军731细菌部队第162支队少佐支队长,他自以为731细菌部队行动诡秘,罪恶不为外人所知,因为日本宣布投降前夕,下令将731部队的细菌试验室烧毁,所以他存在侥幸心理,极力掩盖其罪行。他写假供词,掩盖利用细菌试验残害我同胞和进行细菌战的罪恶事实,但面对众当事人的怒斥与揭发,心理防线瞬间土崩瓦解。

  不打不骂,不逼不迫,仅施以小计,就令这些顽固的日本战犯乖乖低头,认罪服法.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